南京夜生活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7|回复: 0

火车轶事

[复制链接]

26

主题

239

帖子

50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04
发表于 2017-2-9 15:3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七月去了香港,珠海,中山,小揽,广州,洛溪,白云区,
时间是七月一号到十九号。
在写下日记本上早就写好的火车见闻前,先写一段我在香港时令我感动的片段。

香港,我在登记入住处,由于刚刚赶上香港回归纪念日,大陆游客很多,香港的繁华不必多介绍了,那里的人穿着时髦,有品位……然后拍了很久的队,到我了,负责登记的是一个妹子,她带着口罩,我只看得到她的眼睛,很大很漂亮,她的声音很好听,那种不标准的普通话,让我有种解下她的的口罩嘴对嘴教她普通话的冲动,但让我很不爽的自然是她带着口罩,这算什么?歧视大陆游客?每过一个人就用消毒液消毒登记台。反正是让我很不爽!后来,登记好了,我很小声的抱怨为什么要戴口罩,那个妹子竟然听到了,她把我瞪着,然后说了一句,因为我感冒了。

下面是我七月二十六号的日记。这篇日记是写从七月十六号到七月二十五号的一些我觉得重要的事情,那些天我没有写日记。当然,十五页的日记我不会都写下来,我计划着,只写下七月十八号,在火车上的事情。

7.18 在火车上呆了一天啊!九点到晚上十二点半。我就不说多累了。几件事情记一下,第一,可以说从广州到宜昌连站的地方都没有,连洗手池上都有人,我还是在车版上随着火车的轰鸣声睡着了,一天都没吃东西,各种苦逼。站票的孩子伤不起啊。

第二,有个老汉没买烟。坐了好几站,好几个小时的,他怕在车站买到假烟就一直忍着。坐洗手池上的另一个老汉给了他一包烟,会议当时的情景,一包七匹狼递在那老汉面前,那老汉定是烟瘾难忍。要问为什么我不撒给他烟,那是因为车上的人互不认识,我担心他会担心我递给他的烟是不是有问题的。
“多少钱我给!”“要啥子钱嘛!”“不行!”“你是族啥子,不要钱”“那我也要给你钱!”“一包烟而已要啥子钱”“多少钱”“不要钱”……“那我不要烟了,你不要钱我就不要你的烟儿”
有个兄弟插话了。“把你们手上的烟和钱都给我,你们一个不要烟,一个不要钱滴!”
我不再多说什么
或者是评价什么。感动于这一车互不认识的人们。哦,非要说什么的话,我会说,
四川儿,耐丝!

第三件事,小孩子和那个插嘴的兄弟的故事。先从那个小孩子说起吧,从他身上我体会到一个词,也真真的认识到这个词的可怕,乖张!就我观察,他不爱说话,眼神飘忽,和爷爷奶奶挤在洗手池上,长得倒是有点虎头虎脑,在地上打滚的年纪,身上也干净不到哪去,感觉得到他很自卑。有个小细节,他从包里拿八宝粥出来躲在爷爷的背后偷偷的允吸……这孩子的样子很可怜,周围的人们打趣他,和他开玩笑,逗他开心,他笑着在,确实笑的时候很好看,属于哪个年纪最美丽的东西。或许笑本身就是最好的回应,但基于当时的情景,他只是笑笑的话,有些凉了周围人的热情。我觉得他更应该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就我感觉,就算是开心也是偷着乐,这些都是完全没必要的事情。我觉得他很不聪明,还有那小心翼翼的摸样。我当时强烈的想帮他说说话,让大家再多和这个小家伙说说话。要问我为什么没这么做,因为我们不熟。或许是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值得大家关注的地方,所以他享受被人关注同时也害怕被人关注,要问为什么,因为冷漠。确实大人们不过是对他一时兴起而已。很多人都有患得患失的感受,这种不安感,我从他身上感受到了。
我本想写个简章的,夜也深了,我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做,选择照片,并完成单车日记,而我花大量的笔墨描写他在我心中的印象,是为了告诉自己乖张这个词真心可怕。

当时我站在一处偏僻的地方抽烟,那时,夜色降临,华灯初上,我琢磨着时间差不多到了七点左右,已经坐了十个小时左右的车了,还要再过五个小时左右才能到东站,而到了东站还不知道怎么回去,回不去晚上住哪。很想速度到东站,我感觉我快死在火车上了,狭小的空间,浑浊的空气,焦虑焦虑焦虑,何况,是在奔驰的火车上,不知道此刻身在何方,到湖南哪了,到湖北了没……
前面提到的哪个哥们,,不消多介绍的,能说出那样的话必定是性情中人。发自内心的喜欢。看看,他和那个小孩子发生了什么,,我还是站在那僻静的车窗前,,他与那小孩出现在我的视野中,远离那小孩子爷爷的视野,小孩子抢过那兄弟的钱包,那兄弟着急了,可恶的是,那小孩看见他着急闹腾的更欢了,就是不还给他。这可难办了,那个年轻的小伙子啊,呵呵。不是自家的小孩子,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小伙子决定用“武力”夺回钱包,嘿,那小孩子竟然越搞越邪,完全没得名堂了,他准备把包包打开,把里面的东西丢到火车上到处都是,这会小伙子着急了,他多憋屈啊,逗小孩子玩,本来是一片好心的,这样胡来就不好了撒。我知道之所以这辆车那么多人,大多数都是休年中假的,打工的钱那可都在包包里。我都看不下去了,你说那个小伙子纠不纠结?虽说火车上不太可能出大乱子,但也不能胡来啊。我想我要是赚个个十万八万的,我才不跟小家伙鬼扯呢,可是没有那么多如果,不然就坐灰机灰回去了。省点钱回家。这段虽是题外话,我想表达的是,在外面混真心不容易!知道吗。就那个小伙子,一个月一万二,知道那是什么概念吗?一个月,一百二十张红票票。而他买的是一张站票。必须说明的是,站票和普坐是一样的价格,为的就是早点回家。
小孩子还是死活不撒手,小伙子也不敢撒手,打破平衡的时间到了,年轻人眼疾手快,抢回了钱包,小孩子也消停了,对待小孩子他是在是太过仁慈了,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要说为什么,毕竟不是自家的孩子。事实证明消停是个假象,恼羞成怒的小孩子,变本加厉,趁小伙子不注意,有抢回了钱包,这小屁孩,要是我早两巴掌糊上去了,这是要闹哪样啊!!1!纠结中,那个脏兮兮的小屁孩儿双手护着钱包,对着那小伙子的脸就是一脚,我特么直接傻了,那小伙子竟然也不恼。虽然我认为小伙子不会对小孩子动粗什么的,但,这也太过分了吧。场面尴尬不过分分钟,平衡被小孩子打破了,虽然无法深入分析为什么会这样,但我理解,那小孩子意识到小伙子会生气,下意识的,对他又是踢又是踹的,表现的很委屈。哦,一直没有描述,那小孩子疯闹的时候一直很兴奋,不,是亢奋,那嘴里,吉利哇啦的乱喊乱叫,但是火车也很嘈杂……我静静的看着窗外,其实,天已经全黑了,在相对明亮的车厢咯,看不清窗外的风景,那窗上倒映的是两人纠缠的画面(抱歉,那个混乱的场景我实在不知如何形容)。我观察着这些,思考了很多,从“那孩子一定在火车憋十几个小时憋坏了需要发泄”到他之前小心翼翼在爷爷身后的场景,再到他此刻竭斯底里的状态,我想到了乖张,我认为这孩子不甚可爱,是啊,那孩子踹了小伙的脸一脚,接着又是像受了很大委屈似得对他又捶又踢……(我倒是觉得很多不讲道理的泼妇是这样。)小伙子就忍着,忍着那个小孩子的不知趣。至于小伙子,我想到了苏老师的话,“宽容是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他怎么会和一个不知趣的小孩子计较呢,该计较的是那孩子的父母,我不知道他父母怎么教他的,不知道家里人有没有当着他的面吵架争执,表现的竭斯底里,表现的无理取闹,表现的不知趣,肆意挥霍着他人的容忍。孩子不是动物,不是给吃的就行了!我个人认为那个个小伙子,伟大点说,是用一颗宽容善良的心去温暖那个与他素不相识的孩子,或许是这样的,那个小伙子在那个小孩子身上找到了相似的地方吧,需要用爱来弥补的地方。我认为所谓的家教,是教会小孩子学会回应世界的美好,我认识不少奇奇怪怪的朋友,虽然我的想法总是与众不同,但这是我的追求,我需要跳跃,敏锐的思维。可那么些人的思想完全是扭曲的,家里人都教他们什么了啊。有点痛心疾首的感觉。觉得那个孩子怎么着都有点缺少家教的味道。刚说了很多我认为,我还在窗前,他们的阶级矛盾还没有解决。
我玩了平生第一次玩的游戏,“换位思考”
如果我是哪个小伙子我改怎么办,这个问题相当头疼,我也懒得想了,因为我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

我转身,然后掐掉烟头,带着沉重的表情,和酝酿已久那似乎无人匹敌的强大气场走向他们,当然白羊座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势也在里面。我还抱着绝对不能霸气侧漏的必死决心……走向他们。然后,做了两个简单的动作,伸手,摸那孩子的头。他装作一点都没察觉我在他身后,从我碰到他,他脸上他别夸张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来,看到他夸张出来惊恐的表情,我心里就有谱了,然后,平静的看着他,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那孩子彻底消停了。小伙子顺利的拿回钱包,对我无奈的笑笑,额,应该是大哥哥,今年25岁,月薪一万二……从他那神情中,我分明看到他在说,“我草,你对这孩子用了幻术?写轮眼?”

开玩笑,哥犀利的眼神那是练了好久的,不知道迷倒多少少女了!话说拔刀相助本来就是我们行走江湖之人义不容辞的事情,何况是欺负小朋友之类的呢!我最喜欢干这种事!
不战而屈人之兵。

后来几个四川老乡坐在一起,我和她们从波音飞机聊到了四代战机,到苹果五代,到南海争端,四川地理,从改革开放到大跃进,中国与世界的历史政治文化,天南地北,胡鸡巴乱扯。

那晚十二点多,有个老兄提醒我,东站到了,我兴奋的大喊我要回家,嗯,旅途虽然疲惫,但大伙儿似乎都不介意,我大半夜的狼嚎,很乐意见到我因为回家而兴奋的样子。他们,也都许久没有回家了啊!一个达州的帅哥说,下次坐火车,也坐这个位置,

我疲惫的坐在一路车上,思量着他那句话,不知道是期待再见,还是那排永远都买不到票的座位上永远都是这样一群善良热情的人们。
嘈杂,烟味,汗味儿充斥着整个低等座里。或许他们永远也住不到江景豪宅,开不起破鞋儿……那一双双粗糙的手却是赚的干净钱,他们在大城市打工,回家忙着农田,装修一下那两三层的小洋楼,买台电脑,牵个网线,给家里的老人孩子带点特产,给外地的工友老板带点原汁原味的山货,比起那些高不成低不就的毕业生不知安逸多少倍。他们能娶到漂亮水灵灵的川妹子,洋楼里,抱着媳妇儿,拿着竹扇,赶着流萤……那样的生活,我直接粪土当年万户侯么!比起那样爽朗的笑声,破鞋儿,算吊!

愿,那一笑在三生石上永生不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南京夜生活论坛

GMT+8, 2021-7-31 16:05 , Processed in 0.367208 second(s), 5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